哈樂廳

那些“玩火”的作曲家們

2021-08-12    音樂趣聞  瀏覽:770 次


那些“玩火”的作曲家們


傳說地球一開始沒有火,人們生活艱苦,只能吃生肉,也只能在無邊的黑暗中度過一個又一個漫漫長夜。在中國有火神祝融,古希臘有普羅米修斯,儘管兩人出自不同神話,但是他們將火種送給人類,帶來了光明和希望。神話歸神話,現實中人類是逐步學會了鑽木取火才得以發展。不可否認,火是推動人類發展必不可少的元素。

許多作曲家也在音樂作品中運用到了火元素
讓我們一起欣賞這些樂曲


01
火焰中的亡靈《儀式火舞》

曼努埃爾·德·法拉的音樂個性明顯具有濃郁的西班牙民族色彩,他的作品也被認為帶有印象派色彩,他的傳世作品被很多名團演奏並留下錄音。

這首《火之舞》取自他 1915 年創作的芭蕾舞劇《愛戀魔術師》。重複的顫音和活潑的節奏受到了獻給火神的儀式舞蹈的影響。其核心是驅魔,一名年輕女子衝到閃爍的火焰前,通過動作清除已故丈夫的鬼魂。舞蹈開始小心翼翼,彷彿舞者不確定,小心翼翼地選擇她的舞步。火開始冒,熱度在燃燒,表演正在進行中。雙簧管搖擺不定,舞者向舞者伸出手,她的舞伴開始隨著火焰的形狀彎曲和搖擺。


02
火焰中的吶喊《第59號交響曲》

《第五十九號交響曲》是海頓鋼琴創作晚期的作品,也是他鋼琴創作過程中最成熟的曲目之一。這首交響作品的名字“火焰”並不是海頓本人所起,但也並不難理解這首曲子為之命名的原因。

在樂曲第一樂章急板,就運用了通常在樂曲尾聲才會使用的快速和炫耀式的節奏。這股氣勢貫穿全曲,在持續轉換的低音部分的上方的裝飾音發出劈啪聲。

在第三樂章的小步舞曲段落,樂曲的主題在交響樂團的高低聲部中不斷交替演奏。在樂曲的最後一個樂章,銅管高亢的音色將音樂推向高潮。這首樂曲的暱稱“火焰”也被認為是受到了德國作家與導演古斯塔夫·格羅斯曼的人偶歌劇《大火災》的靈感啟發創作的。


03
火焰中的飛鳥《火鳥》

芭蕾舞劇《火鳥》完成於1910年4月。六月的首演結束後,前來觀看演出的德彪西會見了斯特拉文斯基,並表達了自己對《火鳥》的讚賞。從此,斯特拉文斯基一舉成名。

芭蕾舞劇的劇本是由米哈伊爾·福金編寫的,劇情大致為:王子伊凡為解救被魔王卡茨囚禁在城堡中的公主,不幸也被魔王捉住。關鍵時刻王子得到了一隻神奇火鳥的幫助,最終戰勝了魔王,救出了公主。

斯特拉文斯基後來根據芭蕾舞劇《火鳥》的總譜改編了三部組曲,這部曲子可以分為七段,第二段“火鳥之舞”中,作曲家用弦樂器組的一個突如其來的顫栗,宣告了火鳥的來臨。接著,木管樂器和弦樂器上一連串急促而略顯焦躁的樂句,暗示出火鳥激烈、驕矜的舞蹈。

而在第五段“魔王卡茨之舞”,作曲家充分發揮了他擅長描繪怪誕異常、極其恐怖的事物之才能:強烈的切分節奏、閃耀著怪異光芒的樂隊色彩、互相抵觸的和聲、引人注目的不協和音等,造成了一股強大的力量,刻畫出魔鬼卡茨及其同夥粗野、狂暴的險惡嘴臉。 


04
火焰中的天使《火天使交響曲》

1919年,普羅科菲耶夫對俄國詩人波留索夫創作的中世紀神秘劇《火天使》產生了濃烈的興趣,並決定寫成一部歌劇。該劇講述了一個魔鬼,他不止一次地以一個光明幽靈的形像天出現,做出許多違反上帝的事,如魔法、巫術、占星術的等等。故事的主角列娜塔,由於對宗教神秘主義的迷戀,最後受到宗教裁判的考驗而死。作曲家花費七年時間寫這首樂曲,遺憾未能在他有生之年完整上演過。

第三交響曲是一部音樂語言極為複雜的“表現主義戲劇”。極度緊張和神經質的情緒以及恐怖的戲劇性效果是第三交響曲的一個突出特徵,而這種風格幾乎貫穿在這部交響曲的所有樂章中。例如第一樂章的引子主題,這是原歌劇中體現列娜塔內心的絕望與悲嘆的主題。

恐怖與緊張氣氛在第三、四兩樂章中沒有絲毫的減弱。第三樂章是一首風格怪誕的詼諧曲,被稱為“魔鬼般的旋風式運動”,可謂對這藝術特徵的極度形象化概括。第四樂章是戲劇性高潮所在。樂章一開始,陰森恐怖的主部主題,在低音區以十分厚重而有力的音響呈示,展現出一種彷彿中世紀般的神秘世界。


05
火焰中的武神《魔火音樂》

瓦格納的《女武神》 Die Walkure,是一部三幕歌劇。是歌劇四部曲《尼伯龍根的指環》的第二部,作於1854-1856年間。整套歌劇初演於1876年,其中的四部作品均為作者自撰腳本,以德國史詩和神話為題材。

《尼伯龍根的指環》體現了作者的叔本華唯意識論思想,被認為是瓦格納歌劇創作的頂峰。整個創作長達二十年,是一部空前絕後的大手筆。這首劇末音樂《魔法之火》,是歌劇史上少有倫比的情感豐富之作。布拉辛將其改編成華麗的鋼琴幻想曲,E大調,4/4拍。以華麗的分解和弦為伴奏。


06
火焰中的精靈《火靈之舞》

《火靈之舞》選自霍爾斯特於1919年創作的喜劇歌劇《完美的傻瓜》,以一部芭蕾舞劇開頭,由大地、水和火之靈所跳。一個巫師用長號召喚召喚地球之靈,在充滿活力的憤怒中升起,在沉悶的深思熟慮中下降。從管弦樂隊的最深處,沙啞的低音提琴讓人聯想到濕潤的泥土氣息。當笨拙的跳馬舞達到高潮時,大地之靈迅速潛入地下,留下獨奏中提琴以連奏祈求的平靜音符召喚水之靈魂。

涼爽的木管和弦以及豎琴和鋼片琴的滴水聲引出了第二支舞,在長笛的幫助下,水之精靈帶來了“ 愛的精髓是從以太中提煉出來的”。隨著火之靈的突然到來,第三支舞劈啪作響,突然爆發出大火。火焰一寸一寸地逼近,斷斷續續的音符聽起來像燃燒的胡茬一樣脆弱。聆聽者不需要舞檯燈光和手勢的視覺幫助,在絢麗的配樂中,可以清晰地聽到躍動的火焰的活力。




留言

AD

你可能也喜歡